游戏上线日程序员锁死服务器公司亏600万解散?双方回应

博猫游戏

2019-04-08

  近日,一则由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螃蟹网络”)发布的通知引发热议,随后该司创始人被指在游戏测试当天恶意失踪,锁死服务器和电脑,导致耗资600万元的项目失败。

  尹柏霖接受南都记者采访,证实了网传声明的真实性,燕某某则表示公司声明系捏造事实。

  据螃蟹网络在网上发布流传的信息,2017年12月15日,该公司手游《生灵怒》上线测试当天中午,燕某某以修bug为由拒绝参与公司会议。尹柏霖亲自邀请多次,燕某某仍然不理不睬。双方发生短暂争执以后,燕某某摔键盘走人。等到2018年8月左右,螃蟹游戏研发的《生灵怒》“抢救了大半年撑不住了”,创业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

  螃蟹网络公司流传在网上的一则“告游戏同行全体同仁书”称,该司前员工C++主程序员燕某某在3个月的就职期间,“官僚主义严重,与同事不能和睦相处,出于报复心理,于我司游戏数千人测试当天恶意失踪,锁死服务器和电脑,拒不交接工作”。

  这封声明表示,燕某某此举直接导致公司两年耗费600万元的项目最终失效。此外,声明称,燕某某与该司签有竞业禁止协议,“相关法律程序正在启动,各位行业同仁切莫被他欺骗”。

  这封声明盖上了螃蟹网络的公章,并附上了相关邮箱号。南都记者根据邮箱号,先后发去两封邮件,但截止发稿时对方尚未有回复。

  工商备案信息显示,螃蟹网络注册于2016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尹柏霖,这些信息与声明内容及网传信息相契合。

  在螃蟹网络声明于网络发酵之时,一则以尹柏霖名义发布的“关于燕某某事件的补充声明”指出,公司发布的声明情况属实,每一句都有证据对应,证据包含事发现场多位同事的证言,被锁的电脑及相关录音和报警记录,“我们会在司法机关调取时提供”。

  尹柏霖的补充声明表示,燕某某在公司期间,自己非常信任他,以合伙人相待,所有技术都归他管理,“事发当天中午,全体团员等他一个人开会,燕某某以正在修bug为由多次拒绝会议邀请,这时本人亲自上前邀请数次,他仍然不理不睬,双方发生短暂争吵,燕某某摔键盘走人。”其称,当时以为燕某某只是去吃饭,直到下午测试时多方联系不上他,才知道他已经离开公司,“当天晚上,他把签名改成了‘大吉大利,螃蟹挂逼’”。

  尹柏霖在接受《财经天下》采访时表示,创业公司养不起闲人,燕某某负责的后端,之前在公司也只有一人负责。当时前任跟同事相处得很好,奈何身体出了问题,跟妻子孩子离开深圳,回老家养病去了。而公司正值游戏上线前夕,他情非得已,通过朋友认识了燕某某。

  尹柏霖表示,燕某某跟自己是老乡也是校友,技术能力也过关,就给了技术总监的职位(相当于技术部门负责人)和4万元的月薪。“这其实是挺不合理的,但当时我们项目已经停摆了。如果他做得好,工资高一点也可以接受。”

  此外,尹柏霖表示,声明中的游戏名为《生灵怒》,预算100万元,耗时8个月,但实际开发拖了一年多。“拖到这时候,每个月支出就有十多万元,我们实在没钱了。”内测泡汤后,前端主程序员颇为失望,“大家苦兮兮熬了一年,最终落得这个后果,心态要崩了。”最终抢救8个月后,项目宣布失败。

  媒体报道称,尹柏霖是游戏策划出身,工作了七八年,把攒下的100万元全部投入了项目。另一位做实业的合伙人也投进了自己的300万元。项目失败后,尹柏霖不得不关闭公司。他形容自己在深圳“一无所有,33岁没车没房,老婆还要生了”,只能打工度日。

  南都记者根据天眼查信息查询发现,螃蟹网络名下注册的微信公众号名为“生灵怒”,最后一条推文更新时间为去年6月19日,内容为该游戏服务器测试活动。根据推文信息,南都记者注意到,生灵怒游戏项目至少在2016年便已经形成初步设想,此后在2017年和2018年数次改版并进行内测。

  此外,22日下午,南都记者根据工商备案信息来到位于宝安西乡的螃蟹网络公司注册地发现,螃蟹网络公司大门已上锁,透过玻璃门可看见里面已经搬空,没看到诸如电脑、桌椅等办公物品。旁边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印象中螃蟹网络公司已经搬走月余。

  此外,在办公大楼的大堂里,南都记者注意到楼层指示牌上,螃蟹游戏曾经的办公室已经租给了一家新公司。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介绍,此前也听说这件事,螃蟹游戏2017年2月底进来,大概在2018年9月底离开。

  燕某某向南都记者表示,此前《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中的内容“全部是假的,捏造的”。“不存在锁死电脑的说法的,锁死就是设置了密码,那我们的电脑都要设置密码的,工作也都交接了。”燕某某称,自己正在处理这件事情。

  1月22日,尹柏霖向南都记者表示,公司已关门,自己正在其他游戏公司“打工”,任制作人一职。“当时我们的后端程序病重回老家,急需一个人接手,我识人不明铸成大错。目前证据俱全,但时间过去蛮久了,诉讼有一定困难。”尹柏霖说。

  针对网上部分网友猜测前员工如此举动可能存在被拖欠薪酬的情况,尹柏霖表示,公司不存在任何欠薪的情况。“公司除了在燕某某跑路之后欠他所谓的半个月薪水之外,不欠任何人工资。”

  一个主程序员的出走,对于一家初创游戏公司的打击究竟有多大?成都一家游戏公司的负责人介绍,对于初创游戏公司而言,一款游戏的上线,除去获取游戏版号等政府审批程序,需要经历反复设想并推翻,然后进行逐步编程测试,历经多次更新等步骤,“中间每个环节都是耗时耗力的,一旦有点差错,影响到的是整个游戏和所有玩家的体验。”

  其表示,按照螃蟹网络公司的说法,该程序员享有4万的高薪及分红,“这已经是初创公司给出的很高的标准了,考虑到他(燕某某)是公司负责后端的技术大拿,他如果离开并锁死相关程序和数据,这个影响十分大,几乎等于这个游戏已经没有了,程序丢失游戏肯定没法运行和上线测试。”

  此外,尹柏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的游戏因为玩法独特,在2017年就拿到了版号。上述业内人士指出,2018年被称作是游戏的寒冬,螃蟹网络公司获得的版号极为珍贵,“从去年3月底开始,国产网游版号的获取就十分艰难,连腾讯旗下的”刺激战场“和”怪物猎人“都没拿到。所以一个拿到版号的国产游戏突然因为这种事死掉,对于公司、对于行业都是比较可惜的事。”

      博猫,博猫平台,博猫游戏


成都博猫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32117号-1 川网文许字(2016)1448-078号

博猫,博猫平台,博猫游戏

《互联网文化暂行规定》 文化部网络游戏举报与联系邮箱:www.sdgptz.com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50094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电话:12318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