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幻想手游胡学龙: 上半年将推出新主城蓬莱仙境 希望更多玩家参与守护八仙非遗

博猫游戏

2019-01-23

  1月17日,TGC2019腾讯数字文创节在成都环球中心盛大开幕。作为目前为止腾讯品牌下最大规模的文创IP主题线下体验活动,本届TGC围绕“数字 文化 生活”将现场划分为“文化主题展”与“IP主题体验区”两大部分,通过文创主题展览与沉浸式实景体验的形式,为参与者提供最丰富生动的IP文创互动体验。而《自由幻想》手游也在现场推出八仙系列民俗工艺,国家非遗传承人李金波老师现场创作以《自由幻想》手游八仙为主题的“高密剪纸”系列作品,其精妙的造型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令现场观众叹为观止。

  本届TGC期间,17173等媒体也采访了腾讯互娱《自由幻想》手游运营负责人胡学龙、山东省艺术研究院非遗研究所主任郭学东,以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高密剪纸”传承人李金波,针对《自由幻想》手游的核心玩法、幻想手游与八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结合与联动、八仙非遗文化保护的意义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和阐述,以下是采访要点以及采访实录(略有删减):

  1. 《自由幻想》手游在八仙文化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的改编创新,比如将邋遢老者形象的张果老返老还童,演绎成Q萌风格的角色;

  4. 《自由幻想》手游将与蓬莱八仙过海风景区联动,双方合作的目的是为守护八仙非遗,而非商业目的;

  5. 八仙非遗需要借助新的形式触达年轻人,而《自由幻想》手游正是通过年轻人喜爱的方式重新演绎八仙传说,让更多玩家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

  记者:《自由幻想》开放八仙元素的时候,游戏会有与八仙元素不相符合的地方,这些产生冲突的点怎么处理呢?

  胡学龙:其实不存在强烈的冲突,《自由幻想》系列的世界观源自八仙传说,我们把八仙文化视作幻想手游的母文化。不过,游戏作为当代的互动艺术,在表现传统神话时,确实要做一些改变。举个例子,我们在设计张果老时,希望这个在神话中以邋遢老者形象示人的神仙能够有所改观,能够让年轻人喜欢。

  当我们翻阅张果老的传说时,发现张果老虽常以老者形态出现,实际上只是保持他得道时的模样,但如果他想,他可以幻化出其他任何形态,这个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了:不如就让张果老返老还童,毕竟萌即正义,我们将张果老萌化,赋予了他孩童的外观,配饰也一并做了相应的处理——既然张果老的驴子可以像纸一样叠起来,那么也一定可以化成玩偶抱在怀里。于是,倒骑的驴子换成了粉色玩偶,他的法器渔鼓也朝着可爱方向绘制。

  同时,我们还想到张果老阅历丰富,虽然面相温和,但曾百般捉弄过武则天、唐玄宗等君主,想来定是深藏不露的老顽童,所以我们就用“眯眯眼”这样一个设定突出他深藏不露、智慧高深。

  记者:请问李老师,这次我们看到您带来了八仙的剪纸参展,可否介绍八仙题材与剪纸工艺的一些渊源?

  李金波:八仙助人传道、行侠仗义的故事在民间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而剪纸作为一种民俗工艺,老百姓自然地选择他们喜欢的神仙形象制作成剪纸。另外,八仙的人物形象各异,男女老少贫富贵贱,且持有不同的法器,群像特征比较鲜明,也比较便于剪纸来塑造。

  全国各地的八仙剪纸也各有千秋,我制作的山东高密剪纸,一改其它剪纸“八仙”的风格而独具特色。用像鱼纹、网纹一样的细线组成的金石一样挺拔而又轻柔的衣饰、那黑黑的脸膛上神情各异的人物形象,那浓重的衣、飘逸的云,构成了一幅幅出神入化的画面。像江南剪纸“八仙”玲珑剔透,纯以轻柔的细线、手绘式的五官来表现八仙人物;河北剪纸“八仙”浓厚粗犷、以块为主、大面为黑、只求整体轮廓而无细部刻划;山西剪纸“八仙”则有刀劈斧凿之感。而山东高密的剪纸八仙,使用鱼纹、网纹一样的细线,刻画衣饰上轻柔而不失挺拔,并且着重刻画人物神色,表现神仙的仙气。

  记者:许多年轻人对于八仙传说的了解仅限于《东游记》这样的文学影视作品。 在这次的“八仙非遗守护计划”中,《自由幻想》手游如何通过游戏来引导现在的年轻人理解八仙文化的非遗价值,更加深入的了解文化呢?

  胡学龙:我们传承了八仙最核心的精神价值:互助互济。在主线剧情上,《自由幻想》手游讲述的是一个八仙带领玩家一起对抗天地浩劫的故事,游戏内容的更新与八仙剧情紧密关联,并且化用了八仙对战龙太子、韩湘子吹箫会龙女等经典传说;

  在人物设计上,我们设计了一整套八仙的新形象,从外观、技能到性格,取材于各类传说,并且大胆与当代流行元素结合。游戏中的八仙人物是由国内知名的声优团队729声工场配音的,这些八仙角色都得到了玩家尤其是女生的喜爱;

  在互动玩法设计上,我们开发了“仙缘任务”、“镜花水月”等系列玩法。与八仙培养好感度的“仙缘玩法”是目前游戏中参与率最高的单人玩法;“镜花水月”玩法,因为会产出八仙卡牌,也非常受玩家欢迎;

  2019年,除了八仙的主线剧情会继续更新,也有更多新玩法推出。在即将上线月版本中,“蓬莱守卫战”将会作为自由幻想手游在今年上线的第一个大型玩法与大家见面,以八仙传说为故事背景的全新主城”蓬莱仙境”,也会在今年上半年上线。今年,还会围绕蓬莱主城的归属权,开启年度全服争霸赛。这一系列的产品内容,希望能让玩家更深入的了解八仙的传说,并喜爱上他们。同时,我们还会推出专项的社区扶持计划,鼓励玩家创作八仙同人内容,用更年轻更有趣的形式表现他们理解的八仙。

  记者:《自由幻想》手游目前有跟高密剪纸这样的传统民俗文化,像蓬莱八仙过海景区进行异业的跨界合作,你们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跨界合作呢?

  胡学龙:八仙过海景区是传说中八仙过海的地方,现在也是国家5A级景点,而蓬莱八仙过海旅游集团是八仙过海景区的运营主体。如果《自由幻想》手游是八仙传说的线上载体,那么蓬莱八仙过海景区则是八仙传说的线下载体,双方的合作是基于守护八仙非遗这一文化目标,而不是别的商业目标。

  此外,蓬莱作为一个重要的地理概念,会被植入进游戏当中。今年1月份,我们就会推出“蓬莱守卫战”玩法,今年上半年也会推出“蓬莱仙境”场景。而景区也会使用幻想的新八仙形象作为宣传元素,并且在线下运用游戏化思维提升景区的互动游览体验。这一块更多的细节,我们未来会与合作方一起再给大家同步。

  记者:郭老师您好,《自由幻想》为代表的游戏载体在推动非遗的传承发展中起到不少的作用,您觉得这个作用体现在哪些方面?在这两者结合过程中有没有需要注意的问题,或者是怎么把握这个度?

  郭学东:我一直是做非遗文化的研究,非遗保护大致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静态保护,就是保护过去原始面貌的非遗形态,这是不允许改动的。更重要的是动态传承,动态传承我们应该适当创新、推而广之。而游戏在非遗的动态传承方面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首先,游戏与年轻用户拥有天然的紧密联系,是触达新一代用户有效渠道,而触达年轻用户几乎是所有传统文化保护项目的迫切诉求;其次,游戏的展现形式非常丰富,可以呈现故事剧情、美术外观、音乐声效,可以通过数字化手段更完整地呈现具体的传统文化元素;最后,游戏的互动式体验比其他任何一种内容形态都要更高,用户在体验游戏时,是深入地沉浸其中的,这种沉浸式体验能更有效地传递传统文化的魅力。比如《自由幻想》手游,在游戏中创新地塑造了八仙的形象角色,通过剧情任务、配音、音乐全方位地展现他们的故事,玩家可以去帮助八仙解决他们的烦恼。

  至于刚刚提到的两者结合过程的注意问题,我们非遗保护的本质是传承非遗的精神内核,八仙过海的精神理念有几个层面,第一是中国和而不同的哲学理念,八仙人物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不同,在得道成仙方面是和而不同的。第二点是八仙扶持弱小、团结一致的经历,表现的是中国人互助互济的集体价值观念。我们在对内容形式创新的同时,要坚持这些正向的精神价值。

  记者:请问如今八仙传说在年轻人嘴里边的影响力如何?刚才您大概解释了一遍,能不能再深入告诉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年轻人传播里边遇到最困难的问题是哪些?

  郭学东:我们评定非遗的时候,濒危是一个主要的标准之一,濒危就是传承过程的断代或者减少。现在非遗的受众群体年龄越来越大。我们研究院希望在用户方面找到一个突破口,希望能借助新的形式触达年轻人。

  那以我们这次希望保护的八仙传说为例,八仙传说目前的状态是“巨量的文化潜力等待被激活”。八仙传说源远流长,最早见于《太平广记》,经民间流传和历代文人的渲染,传说内容不断丰富。明代吴元泰创作小说《八仙出处东游记传》,正式确定八仙的人物和故事脉络。在过去,八仙拥有非常广泛的民间影响力。在近现代,也有许多八仙题材的动画、影视剧,98年马景涛主演的电视剧《东游记》当年反响还是很好的。

  但是近些年,大众对八仙的认知沦为“浅认知”,就是大家都听说过八仙和八仙过海,但是八仙各自的人物性格、八仙过海的缘由、过海中途发生的故事,我想知道的人并不多。八仙传说,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少新的演绎方式,仅仅依靠过去的内容,是很难提起大家的兴趣和关注的,所以才会一步步淡出大家的视野。

  记者: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在互联网特殊的环境下,您觉得应该怎么保护八仙的文化?

  郭学东:对于八仙传说的保护,就是要通过创新的内容形式来演绎,增强这个故事体系的吸引力。以西游记为例,哪怕你没有读过原著,但是西游题材的动画、影视、衍生小说、游戏等等,肯定接触过,西游题材以这些更加符合现代审美的形式,培育了大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于西游文化的热爱,这种热爱又有可能驱动他们去阅读原著,了解原汁原味的西游故事,形成文化传承的良性循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内容形态的传播其实更加便利,各类专业人士和用户都能进行创作,所以我们需要通过联合多方力量,通过长线的支持,鼓励各领域专业人士和用户参与,创造更多、更年轻、更精彩的八仙内容。

  李金波:之前我对游戏接触不多,这次受邀为《自由幻想》手游中的八仙形象创作一套剪纸,有非常新鲜的体会。一开始拿到幻想手游中的八仙美术元素,我感觉耳目一新。幻想手游设计八仙人物更加有趣更加潮酷,比如铁拐李,传说中铁拐李腿部有残疾,幻想手游里的铁拐李有一条机械腿,那显然这种设计更容易让年轻人喜欢。因为游戏人物设计得更立体,所以我在创作剪纸的时候做了扁平化的处理,但基本还是还原了游戏中八仙形象的细节,凸显幻想八仙更加年轻的特征,但同时又保留了传统剪纸技艺的线条美感。对于八仙题材的剪纸创作来说,互联网元素的融入,实现了新的突破。

  我之前做八仙的剪纸,是对八仙传说的传承,《自由幻想》手游也是传承八仙传说。但两者有不同,剪纸是静态的,手游是动态的,剪纸是传统的,手游是新潮的,剪纸是单向的,手游是互动的;在表现八仙传说上,手游的优势是可以让玩家更深入地体会八仙的传说故事、人物性格,不过剪纸也有剪纸的优势,剪纸代表的是传统中国的审美,这种古老的工艺本身就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其实我非常希望未来剪纸能够和手游这种数字交互形式的载体有更多的交融,比如对于八仙非遗的保护,玩家有没有可能在游戏内,通过手机的触屏操作制作剪纸八仙,并更便利地传播出去,让玩家线上感受这种传统工艺的魅力。

  记者:想请问郭老师,刚刚说到非遗传承困难,其实和非遗的商业化和市场化有关,年轻人做这个会觉得赚不到钱,您如何看待非遗商业化的问题?

  郭学东:非遗一定具备文化价值,关键是这种文化价值能否转变为商业价值。非遗商业化有成功的案例,比如“白蛇传传说”,以它为蓝本的影视作品太多了,很多都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良性的商业化一定是有助于非遗保护的,因为良性的商业化可以吸引更多的专业团队来进行投入,从而也进一步扩大非遗项目的影响力,达到传承的目的。我们反对的是,为了商业价值扭曲非遗的内涵,这是本末倒置的。

  另外,我们现在提倡社会化传承,非遗项目的传承保护应当由社会多方力量一起参与。这次《自由幻想》手游发起的“八仙非遗守护计划”,就开了一个好头,不仅有商业力量的驱动,也有非盈利组织的参与,未来也会有更多专业人士和普通人参与内容共创。

  胡学龙:先感谢郭老师和李老师对于我们本次的支持和认可,我最后也总结一下我们发起这个项目,希望实现的几个心愿吧。

  首先,希望八仙传说能够重新焕发强大的吸引力,未来有更多以八仙为题材的文创内容出现,八仙这一传统非遗的文化价值能够得到充分的开发;

  其次,通过新的内容衍生,八仙传说的故事能够被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了解和喜爱;

  最后,也希望以八仙为题材的幻想手游能够通过这一计划,提升IP吸引力,并且通过吸引玩家参与非遗守护,增强玩家对于游戏的精神认同,实现长线活跃。

      博猫,博猫平台,博猫游戏


成都博猫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32117号-1 川网文许字(2016)1448-078号

博猫,博猫平台,博猫游戏

《互联网文化暂行规定》 文化部网络游戏举报与联系邮箱:www.sdgptz.com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50094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电话:12318
网站地图